教育事业统计培训
社交电商的逆袭
2019-05-10
作者:徐晶卉
究竟是全新的社交+ 人工智能推荐占据上风,还是传统搜索式电商更加赢得人心?
关键字:社交电商,拼多多

去年9月,卢少鑫在公司系统中下了一批10万只瓷碗的生产订单。一个小时后,生产部门负责人便冲进办公室,将手机往桌上一摔:“为什么要贱卖?这个单我们一件都不会做!”

卢少鑫是松发陶瓷的线上负责人,这10万只瓷碗,便是后来在拼多多上卖疯了的19.9元包邮“三只装陶瓷保鲜碗”。在出口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松发陶瓷,怎么都不会想到,最后在拼多多上打开了内需的一道口子。

这个世界的玩法,一夜之间变了。

在2015年之后,国内电商行业的格局已基本稳定,经过多年的行业混战,前两把交椅稳如泰山:“榜首”的阿里巴巴左拥天猫右抱淘宝,睥睨江湖;“榜眼”的京东,一手自营一手物流,大战当当入股唯品会,也是个狠角色。

在前有狼后有虎的电商世界里,没有人认为,还能有电商从阿里、京东的指缝中成长。结果,在常年反思为何没有BAT的上海,拼多多花了不到3年时间,成功坐上了电商界第三把交椅。

低价、拼购、包邮……这些看起来很low的、被商业世界玩剩下的模式,在2018年通过社交电商的“集成模式”成功逆袭,成了资本世界的宠儿,也被推向风口浪尖。

农村电商的试验:

错位的高配与低配

拼多多上市的时候,一个颇有意思的段子流传业界:出身贫寒的刘强东,用了十余年浴血奋战,才堪堪伺候好了北京五环内的中产阶级。结果,身处中产的黄峥,用了不到三年,就在刘强东最熟悉的农村大地上,插满了拼多多的大旗。

这个有些讽刺的段子告诉我们:有时候“最高配+ 最低配”的组合,也会成为“绝配”。比如刘强东,脚踏着大山里的烂泥,仰望着京城的星空。还比如黄峥,这个被贴上“学霸”标签的精英,深耕的却是农民兄弟的生意。

是的,拼多多的用户“画像”极为明确——广袤的农村地区,或者说六七八线县城居民是绝对的主力军。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这支数量庞大的队伍究竟有啥特征。首先,购物习惯未开化。农村地区的消费者普遍不善于使用互联网,与一二线城市之间有巨大的信息落差,他们可能知道淘宝和唯品会,但需要寻求村里大学生的帮助来购买,他们可能基本不知道京东。

其次,农村的交通设施不完善。这意味着,很多电商的毛细血管难以企及,使用社会物流也需要层层“交接”才能辗转完成。

再次,农村居民的收入普遍低于城市居民。这使得他们对于产品的需求依然停留在“买得到”和“买得起”层面,他们是严重的价格敏感型用户。

这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让农村电商市场多年来波澜不惊。巨头们不是没有尝试过。阿里巴巴很早就孵化了农村淘宝,2014年,阿里在杭州桐庐开启第一个农村淘宝服务站,这是马云亲自带队研究的成果,阿里还雄心壮志地设定了小目标——在三到五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也就是俗称的“干县万村”计划。2017年,农村淘宝升级为阿里集团的战略项目,可惜好景不长,到了去年底今年初,农村淘宝已纷纷撤离农村。

农村淘宝黯然落幕之时,却正是拼多多在农村地区开疆辟土、春风得意之时。淘宝流行的刷墙已经色泽暗淡,拼多多那支魔性的广告曲,则成了村里娃娃们时不时哼唱的小调。

对付农村市场,拼多多其实只用了一招:低价策略。

用过拼多多的人,都会发现一种产品,它们是山寨品牌,却有着很高的销量和广泛的用户群体。在产品底下的评论里,那些简陋房间里的摆设和字里行间的赞美,很难让人觉得不真实。

这招很管用,农村大妈笑开了颜,有一种买到就是赚到的自豪感。她们第一次发现电商是个好东西,而且自己跟上了时代的节拍。她们用质朴的语言,不遗余力地把自己买到的极具性价比的商品推销给三姑四姨——反正拼购两人成团,总有人愿意一试。

靠着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拼多多很快收割了数以亿计的用户,也从侧面避开了阿里和京东的攻击,得以安然成长。当然,这一策略也为其日后抹不去的“原罪”埋下了伏笔。此处先略过。

有意思的是,如此低配的“设置”,幕后的掌舵者,却是一个“高配”人物。

黄峥,中学就读的杭州外国语学校是“学霸聚集地”,然后一路开挂去了浙大,又顺利赴美留学。大学时,网易丁磊已经是“座上客”,段永平是“人生导师”,巴菲特的饭局也带上了他,真正“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后来在拼多多的投资者名单中,段永平和网易的丁磊都出资了。段永平的OV(OPPO和vivo)能够兴起,走的也是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他一眼就能看懂黄峥的招数,并且愿意买单。

基因裂变: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拼多多上市之后,无数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为何社交电商能成功?有人把原因归于运气,归于腾讯这棵大树,甚至归于这个时代。但在笔者看来,“最高配”与“最低配”能成为“绝配”的原因,在于这中间的黏合剂——技术。

创新工场李开复在一次分享中就曾经指出,最早的一波人工智能技术红利已经在互联网企业中爆发了,包括初创型人工智能企业,也包括像拼多多这样的电商。

再回到黄峥。在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和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他主修的都是计算机专业,在谷歌工作期间做的则是电商早期搜索算法工作。社交电商这件事,最早在美国就已经被脸书和推特尝试过,但都不怎么成功。后来拼多多的核心模式在于:以游戏为媒,通过机器和算法将巨量的用户需求映射到有限的商品上来,以推送代替搜索。换句通俗易懂的人话:人工智能推荐。

商业的逻辑变了。这种底层基因,与淘宝、京东那种以特定需求为引,通过搜索找到商品的模式截然相反。而在全新的商业模式中,很少有人会去搜索,旁人丢过来一个链接,用户觉得不错,就买了。

当然,拼多多能成功,社交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功不可没。这棵大树便是腾讯。2015年,黄峥开始创业的时候,腾讯微信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过5.5 亿,社交成为一切商业底层架构的模型已经建立起来,只不过,当时腾讯的主要精力在于扶持京东以及发展自己的微商,前者还没有找到移动互联网的法门,后者松散无组织,难以成气候。

2016年7月,拼多多披露了1.1亿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矩阵里出现了腾讯的字样。虽然微信并没有给拼多多如当年摩拜单车那种九宫格的待遇,但为拼多多“砍一刀”等互动玩法提供了最佳场景——得益于微信的强关系链,拼多多出现了社交裂变的病毒式传播。这当中,消费者不是买家,而是一个分享者,每一个分享者形成一个节点,然后影响周围,逐渐形成节点型的网络结构,完成对流量的“开采”。以至于不少群主因此烦不胜烦,列了规定——发拼多多链接者,踢群。

这并不阻碍这家社交电商企业的成长。2018年7月26日,拼多多在上海和纽约两地同时敲钟,开盘后股价飙升40%,以351亿美元的市值结束首日。这个市值,相当于三分之二个京东。半年之后的2019年1月25日,拼多多报收28.74美元,涨幅达7.76%,市值318.38亿美元,一度超过了京东的313.51亿美元。

有专家认为,社交电商的逆袭成功,看起来门槛很低,谁都可以做,但其实不然,微信的社交场景、移动互联网红利、人工智能红利缺一不可,如此筛选一轮,便极少了。

在拼多多之前,社交电商的说法已经兴起了几年。代表作是同样来自上海的企业小红书。创办于2013年的小红书,其上下求索就非常曲折。一开始,这家企业一门心思做用户创造内容(UGC),深耕社群运营,后来面对盈利的需求,才慢慢转变成社交电商的模式。但有区别的是,小红书的基础不在微信,而在自身大量用户的积累和数据沉淀,小红书后来的迅速崛起,并不是靠技术,而是靠大V和网红的带货能力。

后来,也有不少企业的做法与拼多多类似,通过社交裂变玩转市场。比如,在咖啡领域,从北京起步的瑞幸咖啡和从上海起步的连咖啡都是靠着“两人拼团”“咖啡库”等社交裂变的玩法进行了一把病毒式传播,在极短的时间内风起云涌。不过相比拼多多,这两者花在技术上的精力较少,花在营销上的功夫更深。再后来,微信封了连咖啡的分享链接,改成了图片式分享,社交裂变的效果大打折扣,足见微信对于这些社交电商的影响力极大。

虽然拼多多定义了社交电商,但社交电商并不仅仅只有拼多多一种模式。过去三年,还有一家有点奇葩的电商公司云集,通过社交模式促使交易规模跨过百万。云集的创始人是湖畔大学的四期学员肖尚略,云集微店是一个服务于微店主群体的零售众包电商平台,走的是S2B2C的模式,利用了社交分销的模式做电商,一度涉嫌传销。此外,如涵电商在一段时间内也被认为是社交电商的一种模式——但它本质上更像小红书与微博的集成体,其商业模式中的灵魂也并非技术,而是张大奕这样的网红带货能力。今年3月,如涵电商赴美上市,打出的旗号也已经变成了“网红电商第一股”。

水深火热:

一面是水, 一面是火

随着社交电商一波势力的崛起,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电商世界再起波澜,包括阿里系的支付宝和淘宝、苏宁、京东等都相继上线了拼购模式,只不过相较于其本身的体量,不足为外人道也。

与此同时,隐伏在社交电商底层的问题,却在风口中“爆炸”。拼多多上市前后,有关于山寨产品和售假问题被集中推向前台,当年凭着山寨“一把斧”开天辟地的拼多多,也因为自有基因中的“原罪”而陷入水深火热。

这与当年淘宝的假货危机看起来出奇地相似。阿里巴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诟病假货横行。2011 年10 月10 月,淘宝商城发布新规,调整对商家的技术服务费和违约保证金,服务费从一年6000 元提高到6 万,保证金从1 万提高至10 万,而且出了“清场规则”,引发淘宝中小卖家的集体抗议——这便是当年轰动一时的“十月围城”。究其根本,这背后就是一次从中小商家向品牌商家升级的蜕变和洗礼。

这种成长过程中的“阵痛”是必然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自我救赎。拼多多选择的路径与淘宝也有类似——它一面艰难清退资质有问题的商家,一面做了“新品牌计划”,邀请知名企业入驻,文章开头所提及的松发瓷器,就是拼多多首批邀请的企业。如今,网易严选等也都已入驻。对于这些企业而言,说服他们的最好理由是数据——面对一个下沉的市场,机遇是巨大的。

“日用瓷器是低频消费品,消费者很少在意是哪家工厂生产的。”卢少鑫自我剖析认为,除非像建筑陶瓷一样投入大量营销成本,才能形成一定的品牌壁垒,但企业耗不起。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胡晓鹏则认为,对于低频消费品而言,需求侧的定位尤其关键,只有聚集海量需求,形成全新的流通与认知通道,才能脱颖而出。

救赎与挑战往往同在。知名企业的入驻,为拼多多建立了背书,部分化解了山寨危机,但又出现新的问题:巨大的农村市场,因为拼多多的消费者教育,沉睡的电商意识逐渐被唤醒了。有知情人士透露,在这个下沉市场上,今年春节前后,京东的快递明显增多,运货车也跑得更勤快了。

这是一场迟早会来的战役。当拼多多等社交电商向上游走,而京东等传统电商向下发展,可以预见的是,前者的商品单价必然水涨船高,而后者在下沉渠道又必将发力,整个电商市场可能再次出现洗牌。

事实上,明争暗斗已经开始。一方面,由于拼多多平台消费者的平均消费能力偏弱,部分大品牌仍对入驻拼多多持摇摆不定的态度。另一方面,此前拼多多已经被质疑出现快递“二选一”现象,而拼多多的回应也相当暧昧:强迫商户只能用一种支付方式、只能用一种云计算方式、只能用一种快递电子面单的公司并不是拼多多。这个事件只能说明,未来类似的“二选一”只会越来越多。

善变的消费者究竟会如何选择,或许才是检验商业模式的唯一标准,它的核心点在于,究竟是全新的社交+ 人工智能推荐占据上风,还是传统搜索式电商更加赢得人心。

对于社交电商的“养成”来说,还有一个需要重视的问题——社交场景。社交电商的核心是分享经济,纵观线下能够称得上社交电商的平台,社交场景有三种模式。

一种是以拼多多、云集、瑞幸咖啡为代表的模式。核心的社交平台是微信,这就造成一个潜在的软肋,会否“成也微信,败也微信”?如今拼多多是腾讯重要的棋子,自然加以扶持,但规则的制定权始终握在腾讯手中,哪一天微信的规则一改,送出一张“404”也未可知。你看,云集曾经因为涉嫌传销,被腾讯官方永久封号。此外,对于这种社交电商模式来说,它分享的是信任经济,因此如何建立信任体系也非常重要,要知道,一旦有人商品出现问题,它引发的负面效应就会像滚雪球一样。

第二种是以如涵电商、小红书为代表的模式,核心的社交支撑是明星、大V的吸引力,也就是我们说的网红经济。但问题同样存在,像如涵电商,顶梁柱是张大奕,一个人是整个集团的半壁江山,对于特定人的依靠特别严重。

第三种是以考拉精选等为代表的“便利店+ 拼购”模式,这种模式去年在下沉市场做得风生水起,至少有40 亿元的资本入局,也被称为社区电商。其核心社交支撑是一个名为“团长”的角色。所谓团长,是指社区中的“群主”,可能是小区内的卖菜大妈,也可能是门口的保安大爷,但他们往往乐于邻里间的沟通,对社区住户的家底“门清”,有极强的带货能力。他们负责搜集情报,并为熟人交易提供“背书”。这类电商是从拼多多模式中汲取灵感而演化,但技术活实在不行,劣势在于熟人经济的社交场景极度狭隘,靠“团长”去突围,没有可复制性,一旦出现商品质量问题还特别伤人脉。

综上所述,社交电商存在的软肋,依然十分明显。即使是头部的拼多多、小红书,也需要外部力量的支撑。阿里巴巴已经为淘宝和天猫打造了一整个生态系统,京东再怎么说也有个自营物流和京东金融可以炫耀,但如今的社交电商几乎都是孤身奋战,这一点,也是需要社交电商花更多时间去积累和研究的。

畅想未来:

是渐进还是过渡?

根据拼多多3月13日发布的财报数据,截至2018年底,平台GMV 达4716亿元,同比增长234%;平台年度活跃买家数达4.185亿,较2017年同期增长1.737亿;2018年全年,拼多多实现营收131.20亿元,同比增长652%,但亏损也飙升至39.583亿元,令华尔街惊呆。

虽然财报一出,股价大跌,更有人把广告曲改成了“拼多多,拼多多,拼得多,亏得多”,但基于长期价值,国际大型投行和投资机构均给予拼多多很高的评级。欧洲金融控股集团瑞银发布报告认为,其4.18亿的年度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京东3.05亿的年度活跃用户,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摩根士丹利将拼多多目标价从29 美元调高至37美元,和拼多多25美元的股价相比,有50%左右的反弹空间。

大胆地畅想未来,社交电商会不会如目前所看到的成长趋势,完成漂亮的逆袭?笔者认为,不是没有可能。这届社交电商的出生土壤中,消费者是已经成熟的互联网土著,特别是90后、00后,对于70后、80后的使用习惯是相对排斥的,在他们的世界中,新奇、有趣、好玩才是主旋律,他们对于自己喜欢的偶像、大V,敢于大把撒银子;他们对于新的交互方式的接受程度,远比人们想象中更高。

但一切也不确定。因为没有人知道,社交电商会是一个渐进式的成熟过程,抑或是一个短暂过渡。人工智能的风才刚刚吹入电商,如今不过是荡起一丝涟漪,表现在社交电商中,即使如拼多多这种智能推荐,它的精准度也并没有触达人心,它所运用的基于分布式人工智能架构的深度学习模型,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在一些底端社交电商中,甚至都没有人工智能的影子。

多位业内专家均认为,人工智能与电商的结合,还有更多的可能。它不仅仅会作用于智能推荐,包括语音识别、图像识别、人工智能与游戏的结合,都会给电商带来很多化学反应,如果社交电商不能抓住机遇奋力向前,那么离风口消失也就不远了。

战略大师加里·哈默尔在他的《为未来而竞争》一书中曾说:创新的商业模式才是竞争优势的源泉。是的,社交电商能否继续逆流而上,还看创新。


相关内容
视频
关于我们
关于复旦商业知识(FBK)
复旦商业知识(Fudan Business Knowledge,简称FBK)是传播与分享创新型知识产品的综合媒体平台,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创建。
以“思维构架未来”为核心理念,依托复旦大学丰厚的学术底蕴,FBK致力于通过其原创报道和整合资讯服务,深入解读当下商业热点,转化学者研究成果,与商业菁英和社会公众分享国际国内先进的管理思想与实践经验,发现中国本土商业新生力量;同时亦重视社会责任意识与人文修养的全面提升。
FBK旗下平台包括:FBK在线(bk.fudan.edu.cn)中、英文频道,iFBK移动互联平台,FBK TV节目及衍生出版物,《管理视野》杂志,“复理学堂”以及复旦管理案例库等。
其中,iFBK微平台囊括安卓及iPhone/iPad 应用、微博、微信公众账号等多种传播方式,针对移动用户量身设计精品内容,带来革新性的阅读体验。
《管理视野》杂志是新一代的商业管理读本,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和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ACMR)联袂出品,秉持“管理推动中国进步”的理念,促进管理思想与实践对话,致力于成为中国管理学界及商界的思想源动力。
复理学堂是一个在线学习平台,包括对学生和校友开放的预备课程、第二课堂等,以及为企业人群定制的移动学习课程。
关于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KDCC)
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Business Knowledge Development and Communication Center,简称KDCC),是创新型的综合性知识产品研发、出品与传播机构,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于2010年创立。
KDCC以“传播管理思想、分享实践智慧”为宗旨,致力于成为学院、企业及社会各界人士的沟通桥梁,联结并吸纳社会各界最优势资源,促进前沿管理理念与当下商业实践的对接与融通,并成为社会公众分享商业思想与企业经营智慧的终身学习平台。
KDCC分享资源:
复旦商业知识(FBK)平台:无边界的网络商学院、随时随地的在线学习;
案例开发与研究:以发展中国本土化案例和促进中外商学院案例教学与科研交流为愿景,提供案例线索、资金支持、数据协助、版权推广管理等案例开发服务,同时为本土企业的成长及海外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提供有实践指导意义的借鉴。
FBK学术顾问
薛求知: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企业国际经营、跨国公司管理(战略、营销)、企业集团、国际商务管理、大公司变革、集团的管理和控制以及欧洲企业研究。对管理学与经济学、社会学交叉的一些跨学科问题也有较大的兴趣。
蒋青云: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主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营销渠道、组织间营销、市场营销理论,及中国企业营销战略。
胡奇英: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供应链管理、商业模式,及服务管理。
徐 莉: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财务金融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司金融、金融市场,及金融机构。
孙 霈: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司治理、产业组织、产业政策,及战略管理。
KDCC团队
主任: 于保平

复旦商业知识主编: 程亚婷

课程开发总监: 王颖颖

运营与推广总监: 陈颖燕

编辑: 潘琦 黄漪 黄颖 宋旸

案例研究员: 陈扬波 杨华颖

视觉设计: 戴云

行政: 马晓楠

欢迎关注FBK - 复旦商业知识
官方网址: http://www.bk.fudan.edu.cn
官方微博:(新浪) http://weibo.com/fudankdcc
官方微信:公众号“复旦商业知识“
APP下载:
联系我们
编辑部
上海市国顺路670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李达三楼615室
电话:8621-2501137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udankdcc
腾讯微博:http://t.qq.com/kdcc_fudan
案例中心
电话:8621-25011388
Email:caseinst@fudan.edu.cn
读者服务:
电话:8621-25011378
Email:bkservice@fudan.edu.cn
市场合作
电话:8621-25011387
Email:bk@fudan.edu.cn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网站(包括移动终端)的所有内容,包括视频、文章、图片等均由复旦商业知识在线www.bk.fudan.edu.cn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复旦商业知识在线书面许可,对于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一经发现,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社区,以及评论问答的内容(包括文章、问题及问题回答等各种形式的内容)版权由内容发布者所有,未经内容发布者许可,对于发布者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严禁内容提供者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评论或社区中发布了他人拥有版权或其他知识产权的内容,严禁一切侵犯他人的版权或知识产权的行为。
凡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社区或移动终端内容中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转载声明
1. 已经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或获得书面授权的第三方,在引用、下载或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复旦商业知识在线BK.fudan.edu.cn(XX频道)”字样,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 本网站内容中涉及复旦管院内外专家学者人物的观点和著作,引用、下载或转载中如有使用需做出和本网站一致的标注,不得随意隐匿、修改。
3. 本网站以下内容亦不可任意转载:
a. 本网所指向的非本网内容的相关链接内容;
b. 已作出不得转载或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声明的内容;
c. 未由本网署名或本网引用、转载的他人作品等非本网版权内容;
d. 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程序等;
e. 本网中必须具有特别授权或具有注册用户资格方可知晓的内容;
f. 其他法律不允许或本网认为不适合转载的内容。
4. 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必须是以知识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5. 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不得进行如下活动:
a. 损害本网或他人利益;
b. 任何违法行为;
c. 任何可能破坏公秩良俗的行为;
d. 擅自同意他人继续转载、引用本网内容。
6. 转载或引用本网中的专家学者及其他署名文章,请按规定或咨询协商向作者支付稿酬。
7. 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站不承担责任。
8. 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地图
首页
特写|热点观察|学术发现|产业|人文|TV
热点观察
声音|政经|管理|创业|职场|专栏
学术发现
战略与变革|领导力与组织|市场营销|信息系统|运营|金融/投资|公司治理
产业
科技/创新|零售/流通|时尚/创意|旅游/会展|金融/地产|制造业|可持续|研究报告
人文
读书|管理人生|文化|生活方式
TV
专访|圆桌|公开课
关注FBK
官方网址: http://www.bk.fudan.edu.cn
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fudankdcc(新浪)
官方微信:复旦商业知识(账号BKfudan)
付费会员服务
请输入真实Email下载《管理视野》:
此下载服务仅供付费会员个人研究,本刊保留所有版权,文字和图片未经版权方书面批准,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或使用。
联系我们
上海市国顺路670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李达三楼615室
电话:8621-2501137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udankdcc
腾讯微博:http://t.qq.com/kdcc_fudan
读者服务
电话:8621-25011378
Email:bkservice@fudan.edu.cn
市场合作
电话:8621-25011387
Email:bk@fudan.edu.c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版权所有  www.fdsm.fud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