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事业统计培训
共享单车的“欲望都市”
2017-06-21
作者:徐晶卉
这是共享单车的乱象么?不,这是资本主导下的互联网创业乱象。
关键字:混战,共享单车

国人已经无法阻止共享单车的疯狂了。

2017年3月1日,共享单车ofo宣布完成D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4.5亿美元,DST领投,滴滴、中信产业基金、经纬中国、Coatue、Atomico、新华联集团等多家国内外机构跟投。从2016年2月A 轮融资开始计算,短短13 个月,ofo已经光速完成了6轮融资。

ofo 的主要竞争对手摩拜单车的融资速度,也快如火箭。2017 年1 月4 日,摩拜单车宣布完成最新一轮2.15 亿美元D轮融资。从2015年10月的A轮融资算起,在过去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摩拜单车同样完成了6轮融资,俨然成为了“庞然大物”。

用“四海八荒最快融资速度”来描述这两家单车企业,一点都不为过,甚至连上一轮“网红”网约车也望其项背——共享经济的始祖Uber从天使轮融资到D轮融资,花了4年,以资本见长的滴滴出行从天使轮到F轮融资,也花了4 年的时间,而共享单车却轻松把时间缩短至四分之一。

明明从出生到现在,还是一个两岁的幼小婴孩,却已经有了庞大到无以复加的身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怪异世间少有。在这个迅速膨胀的身体里,包裹着太多复杂的世相,资本的野心、企业的贪婪、后来者的嫉妒、博弈间的愤怒……金钱、力量、欲望像藤蔓一样互相缠绕,变成了自以为的“无上荣耀”。

达摩大师《悟性论》有云: 三界者,贪嗔痴是。贪,是对欲望的执着;嗔,是对于喜怒的偏执;痴,是根本的不明事理的实相而做出贪或者嗔的反应。共享单车的崛起,究竟是一场盛宴,还是一场闹剧,又或者,它恰恰是这欲望都市里的完美照妖镜。


贪 篇

>初心

时间回到2014年,那仅仅是三年之前,共享单车这个词还没被编出来,大街小巷还没有各式各样的小红、小绿和小黄。在乌镇,公共自行车正作为一个新兴事物,借着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春风,被媒体大肆报道。

那一年,已经在汽车产业做了十年行业报道的胡玮炜回到杭州。西湖西南大慈山的虎跑,特别适合骑行,她想租一辆公共单车,但办卡小岗亭关门了,岗亭上贴着一张办理流程图,洋洋洒洒罗列了一串步骤。胡玮炜琢磨了半天,按照流程,首先要找地方办卡、打电话,还要身份证,如果非杭州人,还需要缴纳更多的押金。

同一年,她在瑞典哥德堡再次遭遇到租赁公共单车的尴尬与折腾。“同样在傍晚的时候,看到公共自行车我也想骑,按照说明上说的,要办卡,需要信用卡,用机器捣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成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曾这样描述。

做共享单车的初心,便是在那时候萌动。2015 年1月,胡玮炜从造汽车的朋友圈里拉了一支团队,把项目雏形变成了摩拜单车。

在常春藤资本董事范惠众看来,当年摩拜单车从0到1的拓展,才是共享单车最具价值的时候。因为是从无到有的商业模式,普通自行车的所有构建、系统都需要重构,这一步是最难的,也往往蕴含着创始人的初心。

至少那个时候,共享单车是真正走心。在最初的研发过程中,胡玮炜为共享单车定下的标准是“4年不返修”——返修意味着更大的成本,一劳永逸是最佳商业模式。因为这个标准,共享单车在行业摸索期过得很艰辛,胡玮炜跑遍了所有公共自行车的供应商,他们甚至连报价都不愿意。

到现在,最初一代摩拜单车的成本还是一个谜。有人说是2000元,有人说是6000元,猜什么的都有。而呈现在上海街头的单车,的确是个“另类”,比如它的轮胎都是实心的,所有的线都被包裹在厚重的车头内,车身也做了精简设计,而且用轴承而非链条传动。这让车子变得非常笨重,也有大量用户吐槽骑行体验不好,甚至变成了“健身器材”。

初代摩拜单车并不完美,却有独特的优势。比如它内置物联网芯片和 GPS,可以方便骑行人快速找车,它的二维码智能开锁的方式也是想象力丰富,这种对于出行痛点的针对性解决方案,打动了很多用户,使得摩拜单车几个月后在申城迅速走红。“互联网时代发生了一些变化,有越来越多的人用的东西,它的价值就会越大。单车也可以这样,只要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它,这件事情就是共享的,价值会越来越大。”胡玮炜曾经这么描述过摩拜单车的价值观。

当时的她或许不会想到,这个小小的细分领域,仅仅一年之后,变成了整个互联网创业领域最大的风口。摩拜单车雏形受到的“笨重”“体验不佳”那些诟病,成了后来者的攻击点,而创业初期那些曾经定下的标准,也因为竞争,被一一放弃。

>扩张

摩拜单车在上海艰难起步的时候,一千公里之外的北京,戴威则在谋转型。小黄车ofo的前身是骑游项目,在2015年资本市场行情最好的时候却没有融到钱,逼得戴威最终决定回到学校,做一个平台,把同学的车收起来,再向外租。戴威自掏腰包先采购了200辆小黄车投入校园,这样用户共享了一辆车,就能获得200辆小黄车的使用权。

ofo的无桩共享单车模式是:用户扫码登录后,预存费用,输入车牌号获得开启车锁密码,按骑行里程计费。校园消费简单粗暴,2015年9月,一千多辆小黄车在大学里投入试运营后,十天就迎来了1500个日订单。10月底,北京大学单校日均订单达到4000笔,“投车——订单量增长”的模式被验证成立后,戴威看到了校园短途代步的高频刚需,立刻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地质大学、中国农业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北京其他校园开始复制。

2015年12月,ofo拿到了由东方弘道、唯猎资本投资的900万元Pre-A轮融资。同一时间,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罗斌到北京大学办事,看到路上很多辆小黄车闪过,意识到这是一家值得投资的公司。仅仅两个月后,ofo快速拿到了金沙江创投领投的A轮1500万元融资。

2016年料峭的春风里,“南摩拜北ofo”的竞争格局隐隐出现。在此之后,它们之间的冲突,也随着城市的扩张,变得越来越激烈。

城市扩张,或许是中国互联网公司逃不过去的一个“天劫”。在创业的黄金期,占领了一块区域之后,快速开疆辟土被认为是“飞升上仙”、击溃对手的最佳法宝。多年前的千团大战是如此,几年前的网约车是如此,如今的共享单车也依样画葫芦。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个越来越激进的市场,最宝贵的是时间,最缺少的是耐心,没有人愿意在一个地方精耕细作,所有的人都希望一夜长大,因为长不大,就会被灭掉。

差不多同一时候,上海的摩拜单车迎来了公司最重要的一个人物——王晓峰。他的上一个身份是优步(Uber)上海总经理,他的加入,直接把优步中国原有的企业文化都传给了摩拜。认识王晓峰的人都知道,他的业务能力很强,当年优步在上海的“基业”也都是他打拼下来的,这一切,恰恰能补齐胡玮炜业务上的“短板”。

摩拜单车开始扩张。最初的速度不快,2016年4月进入上海,9月初才进入北京,10月同时进入广州和深圳,而到了去年年底,已经进入9座城市。截至今年2月底,这个数字则已经翻到了22座城市。

稍晚起步的ofo,扩张速度更加夸张。最新的公开报道显示,截至今年2月,其在近40 座城市开展运营,这距离其2016年10月宣布走出校园,只有不到4 个月时间。有意思的是,ofo的起步城市,选择了两个地方:北京和上海。北京是根据地,上海则是摩拜单车的腹地。有ofo员工透露,到了春节前后,ofo几乎都以一天一城的频率在扩张。

>资本

如果只是共享单车之间的对决,摩拜单车和ofo绝无可能在几个月内双双长成“独角兽”。

但这个市场,参与者并不仅仅只有企业,还交杂着更多的玩家。创业者的贪婪和激进背后,是资本更为贪心的欲望,两者互相缠绕,后者或许还更甚一筹。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如果去看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一批互联网巨头的“成长史”,融资是一件极为谨慎而且少见的事:腾讯在上市之前,整个创业过程只拿到过620万美元的外部资金;阿里巴巴马云说得最多的一场戏,就是在厕所用三分钟时间说服孙正义;百度在上市之前,也只做了两轮融资……那个时代的创业者,都不是靠资本胜出。

但今天的创业市场,更像是被资本标注的符号,变成了一个个夸张的融资数据,而且钱堆得越来越高,堆钱的速度也越来越快。2012年,程维创办了滴滴打车,从2012年7月的天使轮,一直到去年6月的F轮,4 年时间滴滴一共有过7轮融资,共募集资金近百亿美元,轻松打破了当年美团创造的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融资纪录。

程维或许也不曾料到,仅仅一年不到,共享单车就把融资速度加快了4 倍。从2015年10月到2017年2月,摩拜单车完成了6次融资,一共有14家机构入局,包括淡马锡、红杉资本等顶级资本已经进入;ofo也同样完成了6次融资,一共有16家机构入局,在今年3 月的最新一轮融资中,ofo刻意强调“4.5亿美元融资额成为共享单车行业至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一次”。

如果观察这些资本,会发现这总计30家机构中,大部分都是老面孔,曾经的胜利者,在此前的网约车大战中,很多机构的名字已经出现过,并通过最后的并购成功套现。这一模式一旦摸熟了,重新复制粘贴易如反掌。唯一的问题在于:把钱堆给谁?

如此轻松地便拿到钱,对创始人的心态,并非一件好事。

IT 资深评论员洪波就指出,对互联网创业来说,现在的问题是,钱似乎可以解决几乎所有问题:排挤对手,清洗市场,搭建团队,招募人才,完善技术和产品,一切都可以用钱搞定,根本不需要企业创新,企业需要做的,就是一轮一轮稀释自己的股份,成为一个“代孕妈妈”。

在一场又一场热热闹闹的融资大戏里,资本甚至超过了企业本身,成为这个游戏的最大玩家。天使轮的小玩家要赚钱,就要催促企业拼命做大市场,做高估值,在A 轮投资中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B轮、C 轮投资者要赚钱,就要争取打败竞争对手,对他们来说,最有意义的并不是技术突破,而是新闻稿上的单车投放数和市场占有率,以及未来成为并购对象时,投放数对估值的影响。

过去,投资者或多或少还会考虑一下企业的盈利能力。这项指标现在也不重要了,美团与大众点评的合并,滴滴、快的、优步的合并, 携程与去哪儿的合并……一系列这几年才出现的案例都教会了精明的投资者,功成身退还有另一个通道,就是把企业推到老大或老二的地位,然后合并,一家独大,通吃市场,皆大欢喜。

在这样的环境下,创业者和投资者都变得异乎寻常的短视。洪波这样评论现在的单车市场:企业不在意,反正钱是VC给的,单车被投放到市场上,就不再有任何意义。投资机构也不在意,一辆单车几百块钱,就算100 万辆全部损坏了,也不过才损失几个亿,还是人民币,连损失都谈不上,将来被并购,至少10 亿美元起。这就是资本主导的互联网创业,不但乏味,而且丑陋,令人厌恶。


嗔 篇

>混战

在共享单车这个行业中,起步最早的摩拜和ofo算是幸运的,被资本抬爱,在市场竞争中稳坐老大和老二的位置,在顺的境界里心存非得到不可的执念。它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背后,有多少后来者眼红、嫉妒、嗔恨,心思各异地想要在共享单车领域分一块蛋糕。

2017年2月28日,共享单车平台“永安行”在上海宣布完成A轮融资,投资者有蚂蚁金服、IDG资本、深创投等多家投资机构。也就在差不多时间,永安行那蓝黄相间的自行车出现在上海和北京的街头,号称芝麻信用满600分就可无押金使用。

永安行已经是这个市场上非常后来的入局者。事实上,在摩拜和ofo一炮而红的几个月间,各种颜色的单车已经涌上街头。小鸣单车是在去年10月完成B轮融资,优拜单车、hellobike、骑呗单车都是在11月份涌入市场。在街头走一圈,光蓝色系的单车就有浅蓝、中蓝、深蓝、蓝+ 黄等不同组合,以至于腾讯集团董事局主席马化腾也看不下去了,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吐槽,共享单车在资本推动下,产生了新的问题,满大街的车子什么颜色都有,他认为,未来几个月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时期。

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透露,截至3月初的最新数据,上海共有摩拜、永安行等12个无桩共享单车品牌,总数量突破45万台,注册用户450万人。有桩自行车8万台,注册用户21万人。

不同颜色的车,代表着不同的身份符号,染着不同的心思。

这当中,有一批人的身份是这个市场原来的主人。优拜单车的合作方永久自行车做到今年,已经77岁了,这个品牌开创了中国自行车行业的先河,最辉煌的时候,年产量达到340万辆。2015年,摩拜单车刚刚创立时,曾上门拜过码头,畅谈对共享单车的理念和改造,却被永久无情拒之门外。如今,眼睁睁看着后来者成为这个古老行业的新贵,白白错失“飞升上仙”的机遇,甚至还存在灭顶之灾,不知道永久自行车的内心究竟是后悔、嫉妒还是焦虑。反正,它很快抱住了后来者优拜,也算是亡羊补牢的自我安慰了。

永安行也是这个市场上原有的玩家。在进入无桩自行车产品的竞争之前,永安是国内最大的公共自行车运营商之一,承接过苏州、上海松江区等公共自行车系统项目。眼看着有桩自行车在全国已经推开了,快成气候了,忽然被无桩自行车一夜颠覆了格局,说不甘心,那是不可能的。骑呗单车、Funbike、悠悠单车的创始人,也都是这些原有玩家的新面孔。

还有些进入者,则抱着投机的心态。当年的千团大战,那些小玩家死得很惨,但是网约车大战则是另一种格局,市场那么大,总有一个城市可以开始,当年坐标上海的打车软件大黄蜂就是个好案例,有人创业,有机构投钱,大家一起玩,等到做大了,在市场最好的时候把公司卖掉,创业者和投资者都各得一笔,也是划算的买卖。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种偏执,造就了如今的混战。

>妥协

作为共享单车的初次露面,摩拜单车虽然被诟病“车身重”“难骑”,但总体还算是令人惊艳,它的定制车身、GPS 定位、二维码扫描开锁有一定的技术突破。

相比做工精密的摩拜单车,ofo在车身上并没有下太多的功夫,它没有定位系统,用完就找不到了;它用的还是传统自行车的“身体”,小黄车的资深使用者,基本都会知道如何免费开锁免费使用——面世半年以来,它的机械密码锁系统技术一点没有改进,相当糟糕。

有意思的是,一般来说在互联网行业竞争中,后来者想要超越先行者,技术都是一把关键性的钥匙。然而,与当年的千团大战、网约车大战如出一辙的是,大量的消费者认为,在技术方面,先行者摩拜单车依然是最好的案例,后来者并没有实质的技术突破。笔者整理发现,后来者的特色大都在体验环节,比如更加便于骑行、车身可调节、免押金等等。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后来者没有技术突破,原因在于这个行业的爆发速度太快,团队仓促上马所致。在这种情况下,后来的创业者没有时间沉淀做技术研发,更多地是依靠合作方、自行车供应商的资源做简单可行的改造,一窝蜂式创业的浮躁、短视可见一斑。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后来者进入市场的方法,主要靠大量投放车辆来完成。常春藤资本董事范惠众就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把市场门槛降得极低。他曾做了一个测算,如果在某一个城市,按照每100 米一辆车的投放数量,每辆车1000 元成本计算,那么一般只需要投放30 万量车就能做到,需要的资金量也只需要30 亿元,钱就是壁垒。

这是一种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方式,更优异者,往往可能更加弱势。在这种情况下,竞争力在于谁投放的车多,而不是谁的车更有技术含量。ofo 不到300元成本的车在市面上一铺开,摩拜单车立刻就有了压力,毕竟摩拜的第一代单车产能低、成本高,要这样竞争,肯定拼不过。于是,摩拜很快推出了第二代MobikeLite,放弃了原有的很多标准,比如当初坚持的前叉强度以及结合部的焊接工艺、隐藏式刹车线、轴转动、无后叉设计等,在新的一代车型中都不见踪影,反而倒退到了原始状态。

庆幸的是,一些城市在共享单车上法律法规的制定,稍稍遏制了这种倒退现象。比如由上海市质监局制定的《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团体标准的内部文稿中,就有一条指出“软件系统应具备共享自行车定位系统”,这迫使ofo 在3 月底开始投放带有定位功能的小黄车。

只有靠着强制性的法律法规,才迫使共享单车企业做改进,不免有些让人唏嘘。

>盈利

在快速引爆的共享单车竞技场里,没有人愿意专研技术,单车却铺天盖地席卷城市,那么剩下来的竞争法器只有一样——价格。这是恶性竞争的开始。

最开始用的是红包。滴滴和腾讯投资了ofo,也将红包使用的技巧传授给ofo 的创始人。滴滴出行告诉他们,对于经常使用的用户可以少发放红包,使用频率低的用户需要推送更多的红包刺激他转化,三到五折、六到七折、八到九折的折扣也是按照算法调配比例,过一段时间就看看用户留存情况,再进行调整。

市场上的玩家多了,红包就不管用了,转而变成了免费策略。滴滴、优步等在争夺“网约车”市场份额时的“补贴大战”硝烟刚刚散去,单车租赁领域的“免费大战”已如火如荼,ofo 与摩拜单车相互胶着,从周末“免费骑”,再到周末前后“三天免费骑”,再到3 月初的“一周免费骑”,为了圈用户,完全不计较成本。

与“免费大战”差不多同一时间,充值大战也开战了,这边厢,ofo 刚刚推出充值100 赠100,摩拜就宣布充值100 赠110,让人恍然又回到网约车的满100 赠100 促销。但这是单车啊,难怪有用户吐槽,充满100送100,这是要骑到天荒地老吗?

为了争夺更多的用户、更大的市场份额,全然不顾商业逻辑,把钱当流水,更难以谈盈利。犹记得摩拜单车的 CEO王晓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现在,摩拜单车的首要目标是每个城市投放10万辆,不去想怎样盈利,市场、技术更新还是放在首位。”几乎所有的共享单车创始人都表示,还没有完全想好如何盈利,大家都乐观地认为,等到这场大战结束的那天,自然而然会有盈利模式出现,被互联网免费模式荼毒得不浅。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甚至都没有人能够清晰描述出共享单车未来的盈利方向。现在能看到盈利点只有两块:一是押金,但现在押金是可退的,40 亿元押金随时可能荡然无存;二是骑行收入。优步中国第8号员工、“回家吃饭”联合创始人谈婧曾经在一篇分析文章中测算过共享单车的成本,按照每辆车300元的成本计算,如果一天能够用满4次,那么回本时间=300元成本/(0.5元X 4次)= 150天,也就是5个月,但是其中并不算运维成本、人力成本和折损成本,按照现在单车越来越差的质量,是否能活满5个月也都是问题。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董毅智就认为,眼下共享单车品牌在进行市场竞争时,好像走回了网约车的老路,只顾用“价格战”和增加车辆投放的方式尽快拉拢用户,这就意味着用户越多、市场越大,企业面临的运营成本越高。虽然眼下时不时传来共享单车企业融资成功的消息,可是,如此没有方向的“烧钱”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


痴 篇

>变异

眼看着共享单车的入局者越来越多,颜色都不够用了,又有聪明人想出了“好办法”——如果共享单车可行,那么同理可证,共享电动车这门生意也当然成立。在单车之前,满大街跑的可都是电动车,用户都是现成的,用户教育的事共享单车也都做完了。

共享电动车也是从不同的城市突破。在上海,最早在去年9月,一排排绿色的节能电动自行车就出现在街头,名字叫作“享骑出行”,如今已经在整个上海市铺开。据了解,享骑电单车内装有嵌入式芯片并配备GPS模块、物联网SIM 卡、环保锂电池等配置,加上中央控制系统等综合技术,用户在用车之前,就能够通过扫描二维码提前获取车辆电量及相关可行驶里程数信息,以便于用户规划行程。在北京,“小蜜蜂”“电斑马”等新兴共享电动车也出现在街头;而在深圳,一家名为“7号电单车”的团队在深圳投放了共享电单车。

共享单车的口号是解决用户“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难题,到了共享电动车时,就变成了“10公里内自由出行”,连车辆投放方式、运营方式都不带改的。通过工商注册信息可以发现,这些电单车品牌,连企业也都是刚刚注册:小蜜蜂隶属于北京蜜蜂出行科技公司,去年10月才正式成立,4个月后电单车就正式上线了;电斑马智能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但直到同年12月雅迪进驻电斑马并成为大股东,才开始全面定制车辆。

同样的“变异”还有共享汽车。共享单车随用随停的方式,让一些创业者看到了定点归还这种车辆租借模式的“七寸”,新入局者,如途歌(TOGO)、盼达用车将优步模式与单车模式相结合,而首汽集团也快速跟上,约300 辆新能源分时租赁汽车3 月已正式在北京多个二三环桥下“蹲守”着,根据企业的“创意”,这些租赁点还将实现共享汽车与共享单车就地“换乘”。

“我们是把目光放得更加长远,当我手里有3000 辆车、5000 辆车,上海每一个停车场,每一座写字楼都能看到smart时,盈利肯定不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途歌上海片区的负责人曾这样向媒体表述。你看,连对盈利问题的回应,都那么相似。

以共享单车作为一个模板,在更多相似的领域复制粘贴,全然不管是否会陷入同样的危机,又或者存在更多的隐患。创业圈的这种短视,令人失望。如今,电单车已经被各大城市的交管部门发出“黄色警告”,出生自带“政策违规属性”,下场一般都不会太好。而纵观所有共享电单车,没有企业能通过技术改造来解决充电问题,目前的解决方案是:人工手动换电、鼓励用户回家充电、不惜成本建充电桩……这都是在开玩笑吗?

用钱换速度,用速度抢市场,用市场再换钱,这种方式在O2O 盛行时,让很多创业者吃足了苦头,如今换了一个领域,依然有更多的创业者陷入了这种怪圈。不关注技术本身、不投钱用于技术研发、不考虑盈利模式,眼红的后来者,总是带着更多不明事理的假象,用共享单车这一剂“精神鸦片”来打足鸡血,幻想在风口,自己也能像头猪一样被吹飞起来,以至于永远看不清行业的真正道路。

>未来

论巨婴的成长速度,共享单车可谓“前无古人”。不到一年,30多家创业企业,近百亿元的融资,这个被资本催熟的巨婴,长着小小的脑袋,还不会思考,还不会分辨人间善恶,却已经有了巨人的身体,和可以睥睨天下的野心。

每年中国一级市场的投资总额差不多就500亿,仅摩拜、ofo两家差不多占了20%。创业需要激情与资本,但到这样风驰电掣的速度,真的符合规律吗?

在业界,已经有很多人在猜测这个风口的结束时间,绝大多数的投资者和创始人都认为,几个月内就会见分晓。无休止地在一二三线城市里靠投放来铺市场,今年已经不太可能,当人与车的平衡比例,达到一个临界值,我们基本已能预测到这个行业的结局:

第一步,大鱼吃小鱼。

若是摩拜和ofo 想要争一争,小企业们或许能抬抬身价,卖给其中一家,完成短暂的生命,退出市场。如果摩拜和ofo不愿意,那么按照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小企业自生自灭。

第二步,大并购。

市场上公认的玩家只有摩拜和ofo,短时间内,两家互相竞争的格局不会变,未来也有独立发展的可能。但是,巨婴式的催熟方式,本就为并购埋下了很多伏笔。

一者,与网约车模式一样,两家的投资方,不仅有共同的投资者,也有相互牵扯的机构。从融资情况来看,目前两家都已经完成了D轮融资,估值都已经跻身“独角兽”行业,而且投资者名单中已经出现了DST等中后期投资机构,有能力再接盘者,全球都不多了。如果不能快速上市,那么要赚钱,并购是上策。

二者,就是核心问题难以解决——盈利。根据中国电商研究中心的统计,摩拜和ofo 的使用人群都是重合的,2016年10月已有超过21 万用户是ofo 和摩拜单车的双用户,11月增加至49.05 万,12月达到72.82万,2017年1月达到了121.56万。用户重合的情况下,相互竞争的方式无非是低价模式,市场扩大则必定导致快速烧钱,企业没本事赚钱,机构却想要止血,并购也是大势所趋。

有业内人士透露,已经有FA在努力撮合两家的并购。当然,究竟是摩拜吞了ofo,还是ofo吞下摩拜,还是能保持各自独立,就各凭本事了。至于是否能指望通过科技手段来解决目前行业里的潮汐问题、智能定位问题、接下去的维修和报废高峰问题,有是最好的,短时间内先留时间给并购,大家别奢望。

这个未来很吸引人吗?不,一点都不。所有人都可以清晰“预言”故事的走向和结局,然后静静等待它发生的每一个时间点,这一点都不好玩,这不是应该有的创业故事。

但,这样的故事为何会一再重演,巨婴的催熟期为何会越来越短?从千团大战,到网约车,到O2O的各行各业,再到共享单车,看起来只有“人造风口”这个小魔鬼,借着各种“代孕妈妈”恣意长大,它越来越深谙人性的贪嗔痴,懂得斡旋各方入局者的野心与欲望,并蛊惑他们“走火入魔”,变得急功近利、争斗不休、违背规律,最后走上不归路。

却不知,下一个巨婴,又会是谁?



相关内容
视频
关于我们
关于复旦商业知识(FBK)
复旦商业知识(Fudan Business Knowledge,简称FBK)是传播与分享创新型知识产品的综合媒体平台,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创建。
以“思维构架未来”为核心理念,依托复旦大学丰厚的学术底蕴,FBK致力于通过其原创报道和整合资讯服务,深入解读当下商业热点,转化学者研究成果,与商业菁英和社会公众分享国际国内先进的管理思想与实践经验,发现中国本土商业新生力量;同时亦重视社会责任意识与人文修养的全面提升。
FBK旗下平台包括:FBK在线(bk.fudan.edu.cn)中、英文频道,iFBK移动互联平台,FBK TV节目及衍生出版物,《管理视野》杂志,“复理学堂”以及复旦管理案例库等。
其中,iFBK微平台囊括安卓及iPhone/iPad 应用、微博、微信公众账号等多种传播方式,针对移动用户量身设计精品内容,带来革新性的阅读体验。
《管理视野》杂志是新一代的商业管理读本,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和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ACMR)联袂出品,秉持“管理推动中国进步”的理念,促进管理思想与实践对话,致力于成为中国管理学界及商界的思想源动力。
复理学堂是一个在线学习平台,包括对学生和校友开放的预备课程、第二课堂等,以及为企业人群定制的移动学习课程。
关于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KDCC)
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Business Knowledge Development and Communication Center,简称KDCC),是创新型的综合性知识产品研发、出品与传播机构,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于2010年创立。
KDCC以“传播管理思想、分享实践智慧”为宗旨,致力于成为学院、企业及社会各界人士的沟通桥梁,联结并吸纳社会各界最优势资源,促进前沿管理理念与当下商业实践的对接与融通,并成为社会公众分享商业思想与企业经营智慧的终身学习平台。
KDCC分享资源:
复旦商业知识(FBK)平台:无边界的网络商学院、随时随地的在线学习;
案例开发与研究:以发展中国本土化案例和促进中外商学院案例教学与科研交流为愿景,提供案例线索、资金支持、数据协助、版权推广管理等案例开发服务,同时为本土企业的成长及海外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提供有实践指导意义的借鉴。
FBK学术顾问
薛求知: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企业国际经营、跨国公司管理(战略、营销)、企业集团、国际商务管理、大公司变革、集团的管理和控制以及欧洲企业研究。对管理学与经济学、社会学交叉的一些跨学科问题也有较大的兴趣。
蒋青云: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主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营销渠道、组织间营销、市场营销理论,及中国企业营销战略。
胡奇英: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供应链管理、商业模式,及服务管理。
徐 莉: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财务金融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司金融、金融市场,及金融机构。
孙 霈: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司治理、产业组织、产业政策,及战略管理。
KDCC团队
主任: 于保平

复旦商业知识主编: 程亚婷

课程开发总监: 王颖颖

运营与推广总监: 陈颖燕

编辑: 潘琦 黄漪 黄颖 宋旸

案例研究员: 陈扬波 杨华颖

视觉设计: 戴云

行政: 马晓楠

欢迎关注FBK - 复旦商业知识
官方网址: http://www.bk.fudan.edu.cn
官方微博:(新浪) http://weibo.com/fudankdcc
官方微信:公众号“复旦商业知识“
APP下载:
联系我们
编辑部
上海市国顺路670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李达三楼615室
电话:8621-2501137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udankdcc
腾讯微博:http://t.qq.com/kdcc_fudan
案例中心
电话:8621-25011388
Email:caseinst@fudan.edu.cn
读者服务:
电话:8621-25011378
Email:bkservice@fudan.edu.cn
市场合作
电话:8621-25011387
Email:bk@fudan.edu.cn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网站(包括移动终端)的所有内容,包括视频、文章、图片等均由复旦商业知识在线www.bk.fudan.edu.cn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复旦商业知识在线书面许可,对于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一经发现,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社区,以及评论问答的内容(包括文章、问题及问题回答等各种形式的内容)版权由内容发布者所有,未经内容发布者许可,对于发布者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严禁内容提供者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评论或社区中发布了他人拥有版权或其他知识产权的内容,严禁一切侵犯他人的版权或知识产权的行为。
凡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社区或移动终端内容中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转载声明
1. 已经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或获得书面授权的第三方,在引用、下载或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复旦商业知识在线BK.fudan.edu.cn(XX频道)”字样,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 本网站内容中涉及复旦管院内外专家学者人物的观点和著作,引用、下载或转载中如有使用需做出和本网站一致的标注,不得随意隐匿、修改。
3. 本网站以下内容亦不可任意转载:
a. 本网所指向的非本网内容的相关链接内容;
b. 已作出不得转载或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声明的内容;
c. 未由本网署名或本网引用、转载的他人作品等非本网版权内容;
d. 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程序等;
e. 本网中必须具有特别授权或具有注册用户资格方可知晓的内容;
f. 其他法律不允许或本网认为不适合转载的内容。
4. 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必须是以知识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5. 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不得进行如下活动:
a. 损害本网或他人利益;
b. 任何违法行为;
c. 任何可能破坏公秩良俗的行为;
d. 擅自同意他人继续转载、引用本网内容。
6. 转载或引用本网中的专家学者及其他署名文章,请按规定或咨询协商向作者支付稿酬。
7. 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站不承担责任。
8. 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地图
首页
特写|热点观察|学术发现|产业|人文|TV
热点观察
声音|政经|管理|创业|职场|专栏
学术发现
战略与变革|领导力与组织|市场营销|信息系统|运营|金融/投资|公司治理
产业
科技/创新|零售/流通|时尚/创意|旅游/会展|金融/地产|制造业|可持续|研究报告
人文
读书|管理人生|文化|生活方式
TV
专访|圆桌|公开课
关注FBK
官方网址: http://www.bk.fudan.edu.cn
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fudankdcc(新浪)
官方微信:复旦商业知识(账号BKfudan)
付费会员服务
请输入真实Email下载《管理视野》:
此下载服务仅供付费会员个人研究,本刊保留所有版权,文字和图片未经版权方书面批准,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或使用。
联系我们
上海市国顺路670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李达三楼615室
电话:8621-2501137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udankdcc
腾讯微博:http://t.qq.com/kdcc_fudan
读者服务
电话:8621-25011378
Email:bkservice@fudan.edu.cn
市场合作
电话:8621-25011387
Email:bk@fudan.edu.c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版权所有  www.fdsm.fud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