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事业统计培训
大理宣仁帝段誉养成计划
——家族代际传承问题探析
2014-10-23
作者:秦凌
大理王子段誉的养成或许能为当今民企接班人的培养提供一些借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真正能够“吹尽狂沙始到金”,培养出真正的合格企业接班人的方法应当是“放养”而非“圈养”。
关键字:企业传承,人才培养,企二代

段誉是金庸先生著作《天龙八部》的主角之一,他的人物原型就是大理22位皇帝中在位最久的宪宗宣仁帝段正严,又名段和誉(公元1108年—1147年在位)。史载,他“勤于政事”,“爱民用贤、思揽政权”,“故远方慕之,悉来贡献”。

段誉这个角色在两岸三地改编的电影和电视剧中也反复出现,汤镇业、林志颖等很多明星饰演过他,对他们的演绎无论是褒是贬,反映出段誉的粉丝非常众多。当然,也有不喜欢段誉的,比如王朔在《我看金庸》中就说:“ 一个段誉为何不叫贾宝玉?若说老金还有什么创意,那就是把这情种活活写讨厌了,见一女的就是妹妹,一张嘴就惹祸。”

其实,书中的好多人物对段誉的评价也不高,武功低微的打酱油人物无量剑弟子龚光杰说:“我还道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哪知竟是个脓包”;钟灵认为段誉“这人婆婆妈妈的”,“你这人太也不知天高地厚”;“傻子,…,江湖上的事一点儿也不懂”,包不同一眼就认定段誉是“脓包之美”,等等。

段誉出场的时候确实是个书呆子型的富二代,父亲段正淳要求他学武,这和他从小接受的儒家和佛家教育产生重大的心理冲突而离家出走,从此开始了他的江湖生涯。他的不谙世事、为情所困、各种为人大BUG实在不像一个大理皇位的接班人,如果有人根据他的表现开出大理下一任领导人的盘口,押他的赌客看上去似乎真没有多少胜算。在他的江湖生涯中,只怕他自己也有很多时候对慕容复等人生出“如果是我该多好”和“我想跟他换”的感慨。可是,最终他得到了慕容复求之不得的地位,取得了萧峰无法企及的功业,当然也比虚竹更具组织才能,这其中,固然有慕容复“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的客观起点不同,也不排除金老给开的主角外挂,但是,其成长的经历给出的解释本身是逻辑自洽,圆满具足的。

段誉在出走后的生命历程中,学习到了大理段氏武功之外的逍遥派武功、接触到了各种凶险磨折,用自己的个性和品质交到了生死与共的朋友,逐步了解到了江湖上人心的险恶,从而增长了自己的谋略才智,这固然与段誉个人与人相处时候浑然天成,不着痕迹的天真坦白有关——我们看到,除了上面提到的一些人外,段誉到哪儿都挺讨人喜欢的,一出来就和马五德拳师混熟了,顺便混吃混喝长见识;与钟灵和木婉清也很快就熟识了;到苏州见到阿朱和阿碧不久就“哥哥妹妹”地喊上了;与社团领导人萧峰,一顿酒下来就成了结拜兄弟……但是最主要的是,他的历练不是单纯的时空的叠加,而是不断通过不断实践和历练形成突破性的认识。而这一切的一切,在笔者看来,都肇源于他的出走,而其中最可贵的精神就是“辛苦我才不怕呢,我只是想来想去想不通,不听爹爹的话”和他对“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的服膺。

让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段誉按照段正淳的安排,循规蹈矩地学武,可能在二十年后达到镇南王段正淳的水平,或者更加勇猛精进达到伯父保定帝段正明的水平,总之,在武功上,他会成为一个厉害的一阳指高手,但可能既打不过觊觎帝位的段延庆,更不过或许只是被慕容复秒杀的境地;至于他的见识才能,在太医切个脉都要猛夸生理特异的脉位反关脉代表大富大贵,臣下虽然都说号称是兄弟但时不时要表态自当如侯赢、朱亥般以死相报公子的情况下,只怕变成宋哲宗甚至宋徽宗的几率也是很大的。

当然,我们不排斥段正明、段正淳给予的教育对于段誉“虽千万人吾往矣”、“大丈夫行事,但求义所当为”、“遇到难题便苦苦钻研”和仁德爱民的人格品质有着重大影响。另外,段誉的不肯学武,基本相当于王羲之家里,孩子不愿摸毛笔,莫扎特家里,孩子不愿碰钢琴,忤逆不孝、大逆不道莫此为甚,可一身武功的段正淳却没有将段誉绑起来关小黑屋而是选择了和他辩论三天三夜,这种自由尊重的气氛也是弥足珍贵的。这些以及段誉本身或主动或被动的出离,才真正使得段誉从一阳指的境界上升到六脉神剑的境界,从一个懵里懵懂的王子成长为“励精图治且四十年之久(《滇云历年传》)”的一代明君。

大理王子段誉的养成或许能为当今民企接班人的培养提供一些借鉴。民营企业在当下的中国正进入代际传承的高峰期,改革开放以来,最早的一代民营企业创业企业家的子女,正面临继承家业、二次创业的机遇和挑战。无论“富二代”是否得到社会和舆论的普遍认同,对他们的培养问题已经变得越来越迫切,如何有一个长远的规划显得特别重要。

无论在一代企业主的层面还是在相关部门的层面,培养的方式有很多:比如岭南的管理学者针对广东的家族企业的代际传承,提出过“帮三年、看三年、扶三年”、“老臣子”陪“太子”读书、老前辈做导师等种种传帮带的措施;2009年,江苏省委组织部计划在两年内在全省培养1000名民营企业家接班人;广东省佛山市委组织部2013年11月底从100名报名者中挑选出来48名,其中超过一半是70后至90后的“富二代”,其余是年纪相仿的“创一代”。在计划的半年时间中,他们被分派到36家国企挂职,获准直接进入企业党委班子参与决策过程。

这些举措在舆论上当然评价不一,有些严格来说也未必符合政策的规定,但应该说都是有益的尝试。笔者想指出的是;这些举措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圈养”的模式,而真正能够“吹尽狂沙始到金”,培养出真正的合格企业接班人的方法应当是“放养”。

当然,“圈养”和“放养”只是为说明问题的比喻,而比喻总是蹩脚的,到底哪个更适合具体的企业和具体的接班人也许也不能一概而论,但以笔者粗浅的认知范围来看,圈养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创富一代的传帮带、还是“老臣子”的陪太子读书,抑或是看来很有腔调的接班人在家族企业中隐姓埋名从事基层工作多年,其实都是按照既定剧本在排练。说得严重一点,隐姓埋名甚至有掩耳盗铃之嫌——你以为公司的耳语文化是空气吗?剧本写得再好,训练出的演技再高,走一遍戏时候掌声再响亮,与在真正需要“救场如救火”的压轴大戏的时候从容应对、气定神闲、出神入化完全是两回事,而这种急如星火、直接影响评价和票房的事情在企业经营的层面,是一个常态化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放养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在家族企业外的实战的摸爬滚打中培养出来的,或许才是笔者在《“汉初三杰”之大数据和企业家才能》中提到的,作为企业家必须具备的“特殊禀赋的智慧和勇气,就是那种在一片黑暗中发现微光的洞察力,和追随这些微光前进的果断性”。

江湖传言,家族企业李锦记有一部神秘的《李锦记家族宪法》,具体条款当然外人不得而知,但经过一些媒体人和研究者的爬梳挖掘,可以发现其中关于接班人培养有着明确的原则:诸如对于是否接手家族生意,下一代拥有自主选择权。后代要进入家族企业,必须符合三个条件:第一,至少要读到大学毕业,之后至少要在外部公司工作3至5年;第二,应聘程序和入职后的考核必须和非家族成员相同,必须从基层做起;第三,如果无法胜任工作,可以给一次机会,若仍旧没有起色,一样要被炒鱿鱼;如果下一代在外打拼有所成就,李锦记需要时可将其“挖”回;等等。虽然这些也并非尽善尽美,但是基本可以算是概括了放养的基本原则,条分缕析,简捷明白,事实上也行之有效。其实,根据笔者之前的一些调研,更加非常规、非制式的历练方式也是存在的,只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既不能简单套用,也不能平行移植。

国史上有一正一反的事例也说明了这一点。

史载明代著名的思想家、军事家王阳明先生也曾“不务正业”——“初溺于任侠之习;再溺于骑射之习;三溺于辞章之习;四溺于神仙之习;五溺于佛氏之习。正德丙寅,始归正于圣贤之学”(湛若水《阳明先生墓志铭》)。先后沉湎于任侠之事、骑马射箭、诗词文章、神仙之学以及佛家思想之中,明武宗正德元年才回归正道到儒家圣贤之学。虽然说是“溺”,但其实“五溺”对阳明先生日后“立德立功立言”的成就都带来过帮助,在“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的精神指导下,他擎起“致良知”、“知行合一”的火炬穿过思想的黑暗,成为一代圣贤。

另一个事例是明朝的建文帝朱允炆,朱允炆自幼熟读儒家经书,师长和所近之人多为怀抱理想的士大夫,用儒家的明君标准来考察,他不说“内圣外王”,但至少“仁明孝友”,这是朱元璋在遗诏中肯定的。但相较他的叔父、后来的明成祖朱棣,他缺乏实操经验历练的短板是十分明显的——撇开传统史观的顺逆善恶,朱棣显然是一代功绩赫赫的英主,建文帝虽然赢得了同情,但无论是削藩之策还是靖难之役,其综合能力是不免受到质疑的。朱棣本人少年时也受过“大本堂”严苛的书本教育,但自20岁就藩北平开始,就多次受命参预北方军事活动,两次率师北征北元,磨砺了才干,形成了影响力,与温文尔雅、恂恂儒者的建文帝在领导力上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东海西海,心理攸同。证诸西史,特别是英格兰历史,也不乏这样的例证。

金雀花王朝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爱德华一世(Edward I,1272年-1307年在位)年轻时就有内平定西蒙•蒙特福特贵族叛军,外参加第八次十字军东征的经历,“世界之矛”、“威尔士的征服者”、“英国的查士丁尼” 、“苏格兰之锤”等等彪炳史册的称号绝非幸致;兰开斯特王朝国王亨利五世(Henry V,1413年—1422年在位)。在他短暂的九年统治期间,阿让库尔战役的胜利、特鲁瓦和约的签订,使得他取得了中世纪任何一位英格兰国王都未取得过的军事辉煌,而少年的他是和福斯塔夫等无赖盗贼一起混迹民间、浮浪不羁的哈尔王子,亨利五世自己也认为自身的成长如同“阿拉伯的凤凰”。

热播韩剧《继承者们》中金叹引用过这样一句话,“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来源于英文:Who wants to wear the crown,bears the crown。对于民营家族企业的继承者们,这个承重不局限于在国内外顶级的商学院学习,或者在家族企业基层锻炼实践,或者参与组织部的培训挂职,更重要的是主动逼迫自己进入一个暂时无所依傍的状态,唤醒一直陪着自己的那个了不起的我。从这个意义上,虽然笔者在本文标题中借用了游戏的术语养成计划,更多的也许不是具体的计划,而是长时段的宏观规划,在这个层面,个人觉得网红“绿(wang)箭(si)侠(cong)”童鞋的养成计划就很是不错,当然实效还需等到尘埃落定再有定论。当然这个无所依傍是相对而言,很多的资源和禀赋是先天具有的,这个也无须刻意回避,“人要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段誉交朋友不在乎他有内力没内力,反正都没有我有内力。

请允许我用莎翁《亨利五世》第一幕里伊里主教和坎特伯雷大主教的一段台词结束本文:“草莓在荨麻底下最容易成长;那名种跟较差的果树为邻,就结下更多更甜的果实。”

编辑:黄漪

相关内容
人物档案
秦凌
FBK特约撰稿人
研究方向:历史、组织管理、资本市场、公司法务
历史学学士、工商管理硕士;著作有《元太祖的军事艺术》、《伽利略传》等
视频
关于我们
关于复旦商业知识(FBK)
复旦商业知识(Fudan Business Knowledge,简称FBK)是传播与分享创新型知识产品的综合媒体平台,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创建。
以“思维构架未来”为核心理念,依托复旦大学丰厚的学术底蕴,FBK致力于通过其原创报道和整合资讯服务,深入解读当下商业热点,转化学者研究成果,与商业菁英和社会公众分享国际国内先进的管理思想与实践经验,发现中国本土商业新生力量;同时亦重视社会责任意识与人文修养的全面提升。
FBK旗下平台包括:FBK在线(bk.fudan.edu.cn)中、英文频道,iFBK移动互联平台,FBK TV节目及衍生出版物,《管理视野》杂志,“复理学堂”以及复旦管理案例库等。
其中,iFBK微平台囊括安卓及iPhone/iPad 应用、微博、微信公众账号等多种传播方式,针对移动用户量身设计精品内容,带来革新性的阅读体验。
《管理视野》杂志是新一代的商业管理读本,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和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ACMR)联袂出品,秉持“管理推动中国进步”的理念,促进管理思想与实践对话,致力于成为中国管理学界及商界的思想源动力。
复理学堂是一个在线学习平台,包括对学生和校友开放的预备课程、第二课堂等,以及为企业人群定制的移动学习课程。
关于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KDCC)
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Business Knowledge Development and Communication Center,简称KDCC),是创新型的综合性知识产品研发、出品与传播机构,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于2010年创立。
KDCC以“传播管理思想、分享实践智慧”为宗旨,致力于成为学院、企业及社会各界人士的沟通桥梁,联结并吸纳社会各界最优势资源,促进前沿管理理念与当下商业实践的对接与融通,并成为社会公众分享商业思想与企业经营智慧的终身学习平台。
KDCC分享资源:
复旦商业知识(FBK)平台:无边界的网络商学院、随时随地的在线学习;
案例开发与研究:以发展中国本土化案例和促进中外商学院案例教学与科研交流为愿景,提供案例线索、资金支持、数据协助、版权推广管理等案例开发服务,同时为本土企业的成长及海外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提供有实践指导意义的借鉴。
FBK学术顾问
薛求知: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企业国际经营、跨国公司管理(战略、营销)、企业集团、国际商务管理、大公司变革、集团的管理和控制以及欧洲企业研究。对管理学与经济学、社会学交叉的一些跨学科问题也有较大的兴趣。
蒋青云: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主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营销渠道、组织间营销、市场营销理论,及中国企业营销战略。
胡奇英: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供应链管理、商业模式,及服务管理。
徐 莉: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财务金融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司金融、金融市场,及金融机构。
孙 霈: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司治理、产业组织、产业政策,及战略管理。
KDCC团队
主任: 于保平

复旦商业知识主编: 程亚婷

课程开发总监: 王颖颖

运营与推广总监: 陈颖燕

编辑: 潘琦 黄漪 黄颖 宋旸

案例研究员: 陈扬波 杨华颖

视觉设计: 戴云

行政: 马晓楠

欢迎关注FBK - 复旦商业知识
官方网址: http://www.bk.fudan.edu.cn
官方微博:(新浪) http://weibo.com/fudankdcc
官方微信:公众号“复旦商业知识“
APP下载:
联系我们
编辑部
上海市国顺路670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李达三楼615室
电话:8621-2501137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udankdcc
腾讯微博:http://t.qq.com/kdcc_fudan
案例中心
电话:8621-25011388
Email:caseinst@fudan.edu.cn
读者服务:
电话:8621-25011378
Email:bkservice@fudan.edu.cn
市场合作
电话:8621-25011387
Email:bk@fudan.edu.cn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网站(包括移动终端)的所有内容,包括视频、文章、图片等均由复旦商业知识在线www.bk.fudan.edu.cn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复旦商业知识在线书面许可,对于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一经发现,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社区,以及评论问答的内容(包括文章、问题及问题回答等各种形式的内容)版权由内容发布者所有,未经内容发布者许可,对于发布者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严禁内容提供者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评论或社区中发布了他人拥有版权或其他知识产权的内容,严禁一切侵犯他人的版权或知识产权的行为。
凡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社区或移动终端内容中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转载声明
1. 已经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或获得书面授权的第三方,在引用、下载或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复旦商业知识在线BK.fudan.edu.cn(XX频道)”字样,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 本网站内容中涉及复旦管院内外专家学者人物的观点和著作,引用、下载或转载中如有使用需做出和本网站一致的标注,不得随意隐匿、修改。
3. 本网站以下内容亦不可任意转载:
a. 本网所指向的非本网内容的相关链接内容;
b. 已作出不得转载或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声明的内容;
c. 未由本网署名或本网引用、转载的他人作品等非本网版权内容;
d. 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程序等;
e. 本网中必须具有特别授权或具有注册用户资格方可知晓的内容;
f. 其他法律不允许或本网认为不适合转载的内容。
4. 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必须是以知识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5. 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不得进行如下活动:
a. 损害本网或他人利益;
b. 任何违法行为;
c. 任何可能破坏公秩良俗的行为;
d. 擅自同意他人继续转载、引用本网内容。
6. 转载或引用本网中的专家学者及其他署名文章,请按规定或咨询协商向作者支付稿酬。
7. 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站不承担责任。
8. 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地图
首页
特写|热点观察|学术发现|产业|人文|TV
热点观察
声音|政经|管理|创业|职场|专栏
学术发现
战略与变革|领导力与组织|市场营销|信息系统|运营|金融/投资|公司治理
产业
科技/创新|零售/流通|时尚/创意|旅游/会展|金融/地产|制造业|可持续|研究报告
人文
读书|管理人生|文化|生活方式
TV
专访|圆桌|公开课
关注FBK
官方网址: http://www.bk.fudan.edu.cn
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fudankdcc(新浪)
官方微信:复旦商业知识(账号BKfudan)
付费会员服务
请输入真实Email下载《管理视野》:
此下载服务仅供付费会员个人研究,本刊保留所有版权,文字和图片未经版权方书面批准,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或使用。
联系我们
上海市国顺路670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李达三楼615室
电话:8621-2501137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udankdcc
腾讯微博:http://t.qq.com/kdcc_fudan
读者服务
电话:8621-25011378
Email:bkservice@fudan.edu.cn
市场合作
电话:8621-25011387
Email:bk@fudan.edu.c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版权所有  www.fdsm.fud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