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事业统计培训
不作死不会死:完颜亮的KPI考核
2014-07-17
作者:秦凌
采石矶,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西南,采石大战发生地。1161年,企图灭宋的金主完颜亮在此被宋军击败。
完颜亮伐宋失败的原因在于KPI设定和考核出了问题——责权明细使得组织变成了目标导向而非使命导向,抑制了成员的能动性、创新驱动和组织互动性。在数字技术加速组织扁平化嬗变的今天,员工自我管理将是未来创新组织的基调,没有KPI和管理层的小米,以及提倡“管理无边界、企业无领导”的海尔值得借鉴。
关键字:绩效,组织扁平化,创新,使命导向

“万里书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侧,立马吴山第一峰。”

这是金朝海陵王完颜亮在南下伐宋之前所做的一首诗。就诗论诗,确实写得还不错,如果这首诗的作者是宋太祖,或许它早已成为比肩“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的充满豪情壮志的名篇而脍炙人口了。胜则诗以言志,志存高远;败则虚火攻心、狂妄自大。古罗马人早说过“天神喜得胜之人”,成王败寇,有时候历史就是这么势利

完颜亮即金朝废帝,金朝第四个皇帝,公元1149年到1161年在位,本名迪古乃,是金太祖阿骨打的孙子,皇统九年(公元1149年)杀堂兄金熙宗自立,年号天德。正隆六年(公元1161年)强征各族百姓组成军队大举进攻南宋,后在采石矶(位于今安徽马鞍山市)为宋军所败,东至瓜洲(今江苏扬州市邗江区)被部将耶律元宜等杀死。

完颜亮死后被金国朝廷贬称为“海陵王”、“海陵庶人”,因为他后面一个皇帝是1161年乘机在辽阳自立、和其有杀妻之仇的金世宗完颜雍。在金世宗大力操作下,完颜亮成了一个罪孽深重、丑恶不堪的箭垛式人物。连金朝晚期的宰相贾益谦也有点看不过眼,“(金世宗)大定三十年,禁近能暴海陵蛰恶者得美仕,史臣因诬其淫毒狠骜,遗笑无穷,自今观之,百可一信耶?”历代有史家认为完颜亮“兼齐文宣、隋炀帝之恶而过之”,也有史家认为“海陵被杀,诸公逢迎,极力诋毁,书多丑恶”。现代,较多的研究者从他的政治改革促进金朝发展的正面角度评价他,一般人也不再津津乐道于他那些足以导致在“净网活动”躺枪的奇闻轶事。可是,他的伐宋确乎是失败了,而且败得很惨,这点毋庸讳言,分析其失败的深层次原因,对当下或许有另类的启发。

史载,为了伐宋,完颜亮做了以下一些准备:

公元1153年,迁都燕京,改名为中都大兴府(今北京;同时改汴京为南京(今河南开封)、中京大定府为北京(今内蒙宁城西);东京辽阳府(今辽宁辽阳)、西京大同府(今山西大同)如旧。

公元1157年,完颜亮与大臣讲述他的一个梦境:他到“钧天之宫”,接受上苍指令“天策上将,令征宋国”,大臣称贺,“于是南侵之议益决”。

公元1159年,对宋使以宋买马修器械和招纳山东叛亡之人为辞问罪;造战船于通州,征集各路女真、契丹、奚人、中都、南都、中原、渤海丁壮几十万人;建南京汴京宫殿,修中都燕京城防;督造兵器。

公元1161年,迁都于南京汴京;以户为单位征调骡马,富室征发有多至六十匹者,全国共计五十六万匹,仍令本家饲养,随时应付军用;继续命李通造船;之后即分诸道兵为三十二军,共六十万人,号称百万,“氊帐相望,钲鼓之声不绝”。

虽然精神层面的宣导和舆论的准备有点装神弄鬼和“羊弄脏了水,所以狼要吃羊”的嫌疑,但《尉缭子•天官》说过:“黄帝曰:‘先神先鬼,先稽我智’;谓之天时,人事而已”,民智未开时代的故技,无须深责。总体看上去,物质、精神上的准备都堪称周全,再加上完颜亮本人文武兼资、智商很高,“天下一家,方可为正统”,这是自苻坚、隋文帝以来的帝王正途,目标也不可谓不正,可是,到头来怎么会处处反侧,变生肘腋,及至采石一败,居然身败名裂?

这或许要从完颜亮的KPI绩效考核和问责制说起。

完颜亮端的是“赏罚分明”:公元1153年,刚被改为南京的汴京发生火灾,刚被任命为南京留守的完颜长宁立刻被问责杖杀。公元1158年,廷议中支持完颜亮决策的李通、敬嗣晖升官,持不同意见的翟永固、韩汝嘉被贬官;同年,完颜亮发表观点“一统之后,论功迁秩,分赏将士,彼必忘劳矣”,论功行赏,早已昭告众人。1160年,完颜亮烹杀将南侵意图暗示宋朝的金朝使节施宜生。1161年,尚书令张浩和左丞相萧玉再次谏止伐宋,被当场杖责;在征集马匹过程中造成马匹死亡的多名官员惧罪自杀;同年,命李通造船时,“督责甚急,将士日夜不得休息”。采石之战前夕,完颜亮下令“誓明日渡江!晨炊玉麟堂,先济者与黄金一两”;采石之战之后,“金兵还和州,凡不死于江者,亮悉敲杀之”。在瓜洲时,完颜亮“召诸将,约以三日济江,否则尽杀之”,并下令“军士亡者,杀其蒲里衍(或做佛宁,女真语,五十户之意,此处指五十户长,谋克助手);蒲里衍亡者杀其谋克(百夫长);谋克亡者杀其猛安(千夫长);猛安亡者杀其总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们逐渐有点看出端倪了。完颜亮的KPI设定出了问题。

在某种意义上,完颜亮在技术层面似乎没有错。太公《六韬•龙韬•将威》说:“故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赏一人而万人悦者,赏之”;《尉缭子•武议》也有类似的说法:“凡诛者,所以明武也。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杀一人而万人喜者,杀之”;《商君书•去强》说:“怯民使以刑必勇,勇民使以赏必死”。欧洲古代兵法也记载了斯巴达名将说“士兵当畏惧本军的统帅甚于畏惧敌人”,古罗马更是把这作为练兵的金科玉律,十一抽杀律就是基于这种思路建立起来的。

但是这种制度真的好吗?我们不在伦理上辨别其是否“为行善而作恶”,而仅仅探讨其在功利层面是否一种有效用的行为?反面的观点也旗帜鲜明:《左传•僖公二十七年》记载,“子文治兵于睽,终朝而毕,不戮一人。子玉复治兵于蒍,终日而毕,鞭七人,贯三人耳。”子文(楚国令尹,名斗谷于菟)在睽地练兵,只花一个早晨就完成,没有惩罚任何一个士兵。子玉(楚国令尹,子文之弟,即成得臣)在蒍地练兵,花一整天才完成,鞭打七个人,用箭穿三人的耳朵。当时还年少的蒍贾就认为子玉“刚而无礼”,带兵超过三百乘则必败;后来子玉果然在晋楚城濮之战败给晋文公重耳。

KPI需要建立在一个正确的逻辑基础上,完颜亮的目标导向造成了如下局面:因为营造宫殿,“运一木之费至二千万,牵一车之力至五百人。宫殿之饰,遍傅黄金而后间以五彩,金屑飞空如落雪。一殿之费以亿万计,成而复毁,务极华丽”,“民夫五征其三,工匠三役其二,日常施工人夫达二百万”;因为督造兵器,“箭翎一尺至千钱”、“村落间往往椎牛以供筋革,至于鸟、鹊、狗、彘无一不被害者”;因为征调骡马,“其在东者给西军,在西者给东军,交相往来,昼夜络绎不绝,死者狼藉道路”;因为造船,通州到海有280里水路不畅通,硬是命民工开河担水,挽舟入海,并且“坏城中民居以为材木,煮死人膏为油”。       这种最高承受限度的总动员和大征发,再加上个人性格缺陷(按:史载完颜亮“为人慓急”——慓急即轻狂急躁),造成了社会的巨大灾难,整个经济体系被摧残,危机四伏,天下骚动。究其本质,无非是唐太宗所笑的“西域贾胡剖身藏珠”——徇欲亡国。这种状态下对KPI的强调,真是“不作死不会死”的节奏。电影《让子弹飞》曰:“步子跨大了,容易扯着蛋”——回到更远的历史纵深,大泽乡的陈胜吴广就是遇到一个“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的KPI,结果人人皆知。

错误的KPI,正如黑格尔论史所说的“愿遂事成而适违愿败事”。

其实,一个具有感召力、亲和力、可操作性和可及性的组织战略愿景,本身能释放出员工的情感,编织出行为忠诚度,降低委托代理成本及组织内部的协调摩擦成本,实现长尾化,让组织看似松懈实质则成为一个能打硬仗的团队。

我们注意到,确实有大量的组织大力强化所谓“执行力”、“细节决定成败”、“问责制度”,实则是强化组织的行政官僚体系,遏制组织内生活性。把本应成为人力资源的组织成员看成庞大组织流程标准化体系中的“螺丝钉”、“砖头”、“零部件”,责权明晰虽然便于绩效考核,但却抑制了成员的能动性、创新驱动、自组织能力以及组织上下的互动性,使得组织变成了目标导向而非使命导向。这就不是一个“时来天地皆同力”的喜剧,而是一幕平庸的哑剧。如果组织首脑个人性格中的轻狂急躁、战略选择性失明、听不得不同意见等等负面因素在这种体系内被放大,就更会酿成万劫不复的悲剧。商鞅奖励耕战、实行连坐之法造成的秦国崛起,和“天下苦秦久矣”,故而“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的秦朝崩盘,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上述其实是一个通例。当今,数字技术更加促进了组织扁平化的架构嬗变,随着技术变革显著降低组织内信息配比、信息搜集成本和交易成本,管理半径将极大地受到压缩,企业内部管理也将以负面清单管理的柔性体系为主,组织管理也逐渐演变成流程服务和规范,委托代理成本也将大幅下降。员工自我管理、自我约束将是未来创新型组织的基调。许多企业的组织架构甚至走向拟人化,这种组织机构拟人化和员工关系众筹化、企业组织内交易市场化会越来越普遍。海尔之前力推企业内部交易拟市场化、生产流程交易化的SBU(战略事业单位),就是一个例子。张瑞敏屡屡提及“管理无边界,企业无领导”,也曾经勉励海尔广大青年:“不只做一颗螺丝钉,要经营一部机器”。尽管,海尔基本上还是局限于产品性的而非生态流程型的,但即便如此,海尔仍可以称得上是哲学思维最好的本土企业之一。当然也不能忘记没有KPI、没有管理层、超级扁平化的小米。推究其理,恐怕是因为雷军他们深知,创新永远是每个个体的创新,员工不是组织粉丝的企业都将速朽。

单纯强调KPI会造成绩效主义无法产生“激情集团”,从而毁了索尼这样的悲剧。而一味的赏罚对于逐步成为人力资源主流群体的80、90后也不再具有曾经有过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或者杀鸡儆猴等等作用,稍有不当,“手段僭夺目的”,必不可免。

《隋书•杨素传》说杨素“每将临寇,辄求人过失而斩之。先令二百人赴敌,陷阵则已,如不能陷阵而还者,无问多少,悉斩之。将士股栗,有必死之心。”《唐太宗李卫公问对》卷中太宗却曰:“严刑峻法,使人畏我而不畏敌,朕甚惑之。”李靖答道:“臣顷讨突厥,总蕃汉之众,出塞千里,未尝戮一杨干,斩一庄贾,亦推赤诚,存至公而已矣。”慧眼如炬的张出尘(红拂女)在两人中的选择,似乎说明了一切。

除了前面提到的诗作,完颜亮还有大气豪迈的题扇诗句:“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不过是清风,还是热气或雾霾,其实最根本还是要看是真芭蕉扇还是假芭蕉扇。

编辑:黄漪

相关内容
人物档案
秦凌
FBK特约撰稿人
研究方向:历史、组织管理、资本市场、公司法务
历史学学士、工商管理硕士;著作有《元太祖的军事艺术》、《伽利略传》等
FBK百科
【十一抽杀律】
英文:Decimation,拉丁文:Decimatio,指针对叛乱、哗变,大规模溃败或临阵脱逃,丢失军旗、军徽的部队分为每十人一组进行抽签,被抽中者将被处死。
视频
关于我们
关于复旦商业知识(FBK)
复旦商业知识(Fudan Business Knowledge,简称FBK)是传播与分享创新型知识产品的综合媒体平台,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创建。
以“思维构架未来”为核心理念,依托复旦大学丰厚的学术底蕴,FBK致力于通过其原创报道和整合资讯服务,深入解读当下商业热点,转化学者研究成果,与商业菁英和社会公众分享国际国内先进的管理思想与实践经验,发现中国本土商业新生力量;同时亦重视社会责任意识与人文修养的全面提升。
FBK旗下平台包括:FBK在线(bk.fudan.edu.cn)中、英文频道,iFBK移动互联平台,FBK TV节目及衍生出版物,《管理视野》杂志,“复理学堂”以及复旦管理案例库等。
其中,iFBK微平台囊括安卓及iPhone/iPad 应用、微博、微信公众账号等多种传播方式,针对移动用户量身设计精品内容,带来革新性的阅读体验。
《管理视野》杂志是新一代的商业管理读本,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和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ACMR)联袂出品,秉持“管理推动中国进步”的理念,促进管理思想与实践对话,致力于成为中国管理学界及商界的思想源动力。
复理学堂是一个在线学习平台,包括对学生和校友开放的预备课程、第二课堂等,以及为企业人群定制的移动学习课程。
关于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KDCC)
商业知识发展与传播中心(Business Knowledge Development and Communication Center,简称KDCC),是创新型的综合性知识产品研发、出品与传播机构,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于2010年创立。
KDCC以“传播管理思想、分享实践智慧”为宗旨,致力于成为学院、企业及社会各界人士的沟通桥梁,联结并吸纳社会各界最优势资源,促进前沿管理理念与当下商业实践的对接与融通,并成为社会公众分享商业思想与企业经营智慧的终身学习平台。
KDCC分享资源:
复旦商业知识(FBK)平台:无边界的网络商学院、随时随地的在线学习;
案例开发与研究:以发展中国本土化案例和促进中外商学院案例教学与科研交流为愿景,提供案例线索、资金支持、数据协助、版权推广管理等案例开发服务,同时为本土企业的成长及海外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提供有实践指导意义的借鉴。
FBK学术顾问
薛求知: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企业国际经营、跨国公司管理(战略、营销)、企业集团、国际商务管理、大公司变革、集团的管理和控制以及欧洲企业研究。对管理学与经济学、社会学交叉的一些跨学科问题也有较大的兴趣。
蒋青云: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主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营销渠道、组织间营销、市场营销理论,及中国企业营销战略。
胡奇英: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供应链管理、商业模式,及服务管理。
徐 莉: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财务金融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司金融、金融市场,及金融机构。
孙 霈: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司治理、产业组织、产业政策,及战略管理。
KDCC团队
主任: 于保平

复旦商业知识主编: 程亚婷

课程开发总监: 王颖颖

运营与推广总监: 陈颖燕

编辑: 潘琦 黄漪 黄颖 宋旸

案例研究员: 陈扬波 杨华颖

视觉设计: 戴云

行政: 马晓楠

欢迎关注FBK - 复旦商业知识
官方网址: http://www.bk.fudan.edu.cn
官方微博:(新浪) http://weibo.com/fudankdcc
官方微信:公众号“复旦商业知识“
APP下载:
联系我们
编辑部
上海市国顺路670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李达三楼615室
电话:8621-2501137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udankdcc
腾讯微博:http://t.qq.com/kdcc_fudan
案例中心
电话:8621-25011388
Email:caseinst@fudan.edu.cn
读者服务:
电话:8621-25011378
Email:bkservice@fudan.edu.cn
市场合作
电话:8621-25011387
Email:bk@fudan.edu.cn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版权所有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网站(包括移动终端)的所有内容,包括视频、文章、图片等均由复旦商业知识在线www.bk.fudan.edu.cn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复旦商业知识在线书面许可,对于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一经发现,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社区,以及评论问答的内容(包括文章、问题及问题回答等各种形式的内容)版权由内容发布者所有,未经内容发布者许可,对于发布者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严禁内容提供者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在复旦商业知识在线评论或社区中发布了他人拥有版权或其他知识产权的内容,严禁一切侵犯他人的版权或知识产权的行为。
凡复旦商业知识在线、社区或移动终端内容中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转载声明
1. 已经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或获得书面授权的第三方,在引用、下载或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复旦商业知识在线BK.fudan.edu.cn(XX频道)”字样,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 本网站内容中涉及复旦管院内外专家学者人物的观点和著作,引用、下载或转载中如有使用需做出和本网站一致的标注,不得随意隐匿、修改。
3. 本网站以下内容亦不可任意转载:
a. 本网所指向的非本网内容的相关链接内容;
b. 已作出不得转载或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声明的内容;
c. 未由本网署名或本网引用、转载的他人作品等非本网版权内容;
d. 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程序等;
e. 本网中必须具有特别授权或具有注册用户资格方可知晓的内容;
f. 其他法律不允许或本网认为不适合转载的内容。
4. 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必须是以知识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5. 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不得进行如下活动:
a. 损害本网或他人利益;
b. 任何违法行为;
c. 任何可能破坏公秩良俗的行为;
d. 擅自同意他人继续转载、引用本网内容。
6. 转载或引用本网中的专家学者及其他署名文章,请按规定或咨询协商向作者支付稿酬。
7. 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站不承担责任。
8. 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站内容者,本网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地图
首页
特写|热点观察|学术发现|产业|人文|TV
热点观察
声音|政经|管理|创业|职场|专栏
学术发现
战略与变革|领导力与组织|市场营销|信息系统|运营|金融/投资|公司治理
产业
科技/创新|零售/流通|时尚/创意|旅游/会展|金融/地产|制造业|可持续|研究报告
人文
读书|管理人生|文化|生活方式
TV
专访|圆桌|公开课
关注FBK
官方网址: http://www.bk.fudan.edu.cn
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fudankdcc(新浪)
官方微信:复旦商业知识(账号BKfudan)
付费会员服务
请输入真实Email下载《管理视野》:
此下载服务仅供付费会员个人研究,本刊保留所有版权,文字和图片未经版权方书面批准,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或使用。
联系我们
上海市国顺路670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李达三楼615室
电话:8621-25011379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fudankdcc
腾讯微博:http://t.qq.com/kdcc_fudan
读者服务
电话:8621-25011378
Email:bkservice@fudan.edu.cn
市场合作
电话:8621-25011387
Email:bk@fudan.edu.cn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版权所有  www.fdsm.fudan.edu.cn